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梦三四年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日志

 
 

解读历史中的官二代  

2011-01-03 14:58:59|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来,有关“官二代”的问题,风靡网络。一些“官二代”不学无术、作恶多端,侵占各种资源,着实让人生气。当然,“官二代”并非如今才有,早在文官制度盛行的宋朝,此问题就非常严重。

  宋朝开国不久,当朝翰林学士陶谷的儿子陶邴,在科举考试中莫名高中,有枉法乱纪之嫌,惹得宋太祖赵匡胤龙颜大怒,要求彻查,不但下令中书省对其复试,而且对考官进行了责罚。宋神宗时,新党大将吕惠卿之弟吕升卿,利用其兄在朝廷的威名,指使华亭知县张若济强买民田。哲宗朝时,苏州昆山县的“朱迎等不愿出卖田产”,宰相章惇之子假借父亲名义,“逼胁逐人须令供下愿卖文状,并从贱价强买人己”。南宋孝宗时期,大臣李彦颖之子游手好闲,甚至闹市杀伤人命,最终牵连其父贬官免职。甚至大诗人陆游的儿子陆子通也多有不法。据史书记载,陆子通为祸乡里,民众忍无可忍,投词相府。陆子通得知后,会合巡尉,持兵追捕,焚烧百姓室庐,并把举报者“悉置囹圄,灌以尿粪,逼写献契,而一金不酬”。

  不仅在市井为恶,在官场,一些“官二代”照样呼风唤雨。北宋后期的邓洵仁、邓洵武兄弟,乃神宗时期御史中丞邓绾之子,二人从小长于官场,种种潜规则烂熟于心,四处投靠逢迎,与蔡京关系甚密,蔡京拜相二人出力甚多。南宋高宗时期的宋辉,无才无能,因关系坐到知临安府的高位,百姓见他“为政残,其性愚”,故借其皮肤黝黑,骂他作“油浇石佛”,甚者有人直呼其为“乌贼鱼”。南宋宁宗时期宰相陈自强之子,凭借其父与权臣韩侂胄的关系,大肆招权纳贿,卖官鬻爵。经其周旋的下层官吏“有自琼管以七千缗而得广漕者,有自倅贰以六千缗而连得两郡者,有以珠翠饰婢妾而遗其子者,有以五千缗而得潮阳者。其他殆难以遍举”。而他本人则赚得盆满钵溢。

  在宋朝的“官二代”中,还有一部分人凭“恩荫”做官,却并未效法前贤,而是胡作非为,甚至狂妄到“谋叛自立”的地步,最终导致整个家族的没落。如神宗朝宰相吴充之孙吴侔,南宋初年大将吴璘之孙吴曦就是比较突出的例子。二人都以祖辈功德步入仕途,同时也都专横跋扈、生活腐朽,但又无所作为,以功臣后代自居,目无法纪。终究因里通外国,试图谋叛而落得个满门株连。

  而让后世痛恨的秦桧,为相时不但让自己不学无术的儿子秦禧高中进士,还三招考官为孙子秦埙科考铺路,甚至临死时仍想推荐秦禧接班,延续秦家威势。秦桧子孙,则自恃祖上权重,多有不法。其孙女所爱的狮猫亡失后,此女竟令临安府尹查找,临安府三班六房齐出动,画了猫像,满街张贴,大街小巷,遍处找寻。养猫之家,都得抱猫去都监府前排队,等待登记、查验。

  宋朝政府先后出台了一系列的制度措施,试图消除“官二代”的负面影响。如在科举考试中废除明显偏袒贵势之家的“公荐”制度,同时让官员子弟与寒门学子分别应试,而主考官的子弟、亲戚参加考试还需另立考场,别派考官,称之为“别头试”。此外,官宦之家的子弟若靠恩荫为官,则对官品、官阶、所任差遣都有一定的限制,且官员子弟如有犯法,亲族及保举者需连带受罚。

  针对“官二代”的不法行为,宋朝的一些地方官亦曾下狠招。如真宗时期的陈尧咨出知永兴军(今陕西西安)时,城中的权贵子弟多有不法,历任地方官往往睁只眼闭只眼。陈尧咨到任后,立誓要消除这股祸水。虽明知领头者李某为自己好友之子,仍然秉公执法,将其处以重典。又如一代名臣范仲淹任职地方时,不惧权贵,严格执法,只要“范公”所任之地,“官二代”即不敢为非作歹,很多故事百姓至今传诵。

  当然并非所有的“官二代”都不学无术。如宋初名将曹彬之子曹纬,为人“恭俭礼让”,处世率军,酷似其父,最终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大将。曹彬另两个儿子曹琮、曹璨亦颇有将才。

  宋代也有官员很注意管教子女,如吕蒙正为相时,手握重权,但一直不为儿子请官,朝臣多不解。他解释说,儿子尚小,且毫无功绩,若骤然加官,定会招致祸患。及至其子成年,真宗皇帝亲自询问,他又以“诸子皆豚犬”婉拒。又如名臣包拯,生前即自述家训:后世子孙仕宦,有犯赃者,不得放归本家;亡殁之后,不得葬于大茔之中。

  南宋时期的胡颖为官之时,从侄假借其声名为恶,乡邻多有埋怨。胡颖得知后,认为单纯的说服管教,只会造成“诲之非不谆谆,听者终会藐藐,教之不从,继之以怨”,故痛下决心,不但法办从侄,而且公开杖责主事家仆黄百七,并将其押送湘阴县,示众五日。此后,胡门子弟为恶之事顿减。

  但是,某些“官二代”的优秀,个别官员的识大体,并不能掩盖这一群体总体的堕落与消沉。至北宋中期,“官二代”中已经很少有人读书应举,以真才实学求取功名了。目睹此情,时人范宗翰感叹:“今之天下衣冠子弟,取高科者,惟王、韩二族为盛。”而到了南宋末年,“官二代”的恶行更是为百姓所唾弃,文天祥等也曾试图对他们加以整肃,但在元军的步步紧逼之下,这一计划最终无法施行。伴随着王朝的解体,那些依附于赵宋王朝机体上的“官二代”最终也走向了毁灭。

  今天,我们冷眼旁观宋朝的历史,一切似乎都印证了北宋宰相王安石晚年的感叹:“霸祖孤身取二江,子孙多以百城降。豪华尽出成功后,逸乐安知与祸双……”但愿这些尘封往事,亦能让当今仍活跃于世的“他们”有所思考吧!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