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梦三四年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日志

 
 

30年来,达喀尔首次为生命叫停  

2008-01-08 12:50:19|  分类: 影像百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参加的人来说,这是一项挑战。对于没参加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梦想。”这是达喀尔拉力赛创始人泽拉萨宾的名言。在很多人心中,达喀尔拉力赛一直是世界上最富有勇气的比赛之一。然而就在该运动迈入第三十个年头之时,上周六,也就是达喀尔拉力赛原定出发的前一天,赛事组委会向全世界宣布了这个艰难的决定:由于毛里塔尼亚境内的安全问题无法得到有效保障,2008年的达喀尔拉力赛被迫取消。

 

  导火索

  游客被杀,选手安全问题严峻

  2007年12月24日,前往毛里塔尼亚旅行的法国游客,遭遇持枪歹徒抢劫,最终一家四口全部被枪杀。法国外交部对这一事件强烈谴责,同时建议本国游客不要前往毛里塔尼亚。这则骇人听闻惨剧的发生,使得15赛段中有多达9个赛段在毛里塔尼亚境内的达喀尔拉力赛,是否能安全举办顿时成疑,赛事组委会很快派出工作人员,和法国外交部的工作人员一起前往毛里塔尼亚首都,与当地政府商谈确保达喀尔拉力赛安全的事宜。在此期间,毛里塔尼亚当局抓获了制造恐怖事件的三名嫌疑犯,并且承诺将确保赛事的安全。然而12月27日,三名毛里塔尼亚士兵遇袭身亡,毛里塔尼亚及其周边局势再度出现问题。法国外交部向赛事主办方法国ASO公司施压取消达喀尔拉力赛。

  迫于法国外交部的压力,又始终没有保险公司愿意为可能遭受恐怖袭击的车手们投保,达喀尔拉力赛原定于1月5日从里斯本出发,然而直到1月3日晚组委会还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组委会当时有两种考虑:一是取消毛里塔尼亚的赛段,完成了摩洛哥的比赛后便返回里斯本;二是取消比赛。4日早晨,组委会高层召开会议,中午11点,赛会突然下达通知:停止所有的车检和行政检验工作,宣布将在12点在贝勒姆会议中心召开全体成员大会。

  在近千人的大会上,赛会主席、ASO总裁拉维尼宣布因毛里塔尼亚的恐怖分子对达喀尔拉力赛进行袭击的威胁,组委会考虑到车手、车队、工作人员和媒体的安全,决定取消比赛。同时他用极度沉重的口吻说道:“你们在座的所有人———包括所有的车手、所有的记者、所有的陪同人员,你们都是英雄,你们已经和我们一起谱写了达喀尔30年的传奇,而这个传奇今后将继续谱写下去。”这段发言,是为了抚平太多人因此受到的伤痛。台下掌声雷动,但很多人脸上都淌着泪水。

  后遗症

  迁址,还是穿着防弹衣参加比赛?

  “达喀尔大赛是一种精神象征,没有人能泯灭这种精神。”这是赛事组委会在声明中发表的慷慨激昂的谢幕辞,“2008年达喀尔拉力赛被迫取消不会威胁到这项赛事的未来。”然而我们相信,达喀尔拉力赛此次挫折遭遇到很多遗留问题。

  首先是人力物力财力的巨大损失该如何处理?达喀尔拉力赛在最后一刻宣布取消所带来的损失无疑是巨大的,许多车队从一年前便投入了大量的费用,用于车手训练、车辆改装、团队组建、相关手续办理和食宿等,而这些投入几乎是由赞助商掏腰包,主办方必须拿出一个费用解决方案。不仅是主办方,车队亦面临很多合约上的问题,红河车队以及东风-郑州日产奥丁车队与他们的合作伙伴多士得车队的合同如何解决无法定论。据不完全统计,2008年达喀尔拉力赛被取消使得赛事组织者、赞助商以及新闻媒体造成的成本损失超过10亿美元以上,主办方ASO公司将面临巨大的财政危机。

  达喀尔需要解决的不完全是经济费用的赔偿,还有明年达喀尔该何去何从的问题,已经有人说出了大家都恐惧的一个声音:还会有达喀尔拉力赛么?毕竟谁也无法确保比赛在通过的西部非洲不出现恐怖动乱。有传闻说,ASO公司正在考虑将赛事迁址,迁到相对安全的南美或者南部非洲,单在执行方面的难度不说,而且为了躲避某些因素而改变自己的路线,显然也违背了比赛的初衷。“我们要穿着防弹衣参加比赛吗?”已经60岁的参赛选手让克劳德阿克尔特向组委会发出疑问,然而谁也没有答案。达喀尔拉力赛的念头始于泽拉萨宾的一次迷途,30年后,这项永不服输的运动首次感到迷茫。这不仅是达喀尔拉力赛遭遇的尴尬,更是整个人类社会应该思考和面对的问题。

  反应.中国车队

  充分理解,期待来年再战

  就在拉维尼宣布这一残酷的决定时,中国车队陷入了沉思。近六十岁的红河车队经理麻俊昆,出了会场找到一块毛巾大哭了一场,这样的结果让他无法接受,要知道为了达喀尔之行他整整筹备了一年,然而光荣与梦想以这种方式结束了。

  “今年不能参赛真的很难过”,在第28届达喀尔拉力赛中夺得过第19名的徐浪受到了很大打击。当时,徐浪还差一辆赛车就能开始车检时,突然接到了取消车检的通知,有预感的徐浪当即向工作人员请求让自己的赛车在车检线上走一圈,再停到外面。但这个愿望也没有能够实现。徐浪握着赛车方向盘,久久不肯下车,因为他明白这次的达喀尔之行已经行至尽头。

  在无数个日日夜夜,中国车队为这项比赛作出了巨大的努力,以红河车队为例,从2007年2月的论证、咨询和调研开始,红河车队就一直没有停止过达喀尔拉力赛的准备工作。车队于去年6月22日前正式向达喀尔组委会报名,随即全面投入到达喀尔拉力赛的紧张备战之中:与中国车队合作过的法国多士得赛车公司正式签订了合作协议;9月初,华庆先与田传南前往法国参加了由达喀尔赛事组委会组织的新手培训;11月,车手进行实地强化培训、封闭训练及体能和医学测试。12月5日下午,中国红河车队在昆明拓东体育场举行出征达喀尔拉力赛发车仪式,宣告正式踏上达喀尔拉力赛之旅。

  然而在悲伤过后,中国车队还是选择理智面对这一现实,东风-郑州日产奥丁车领队胡学军表示“取消比赛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红河车队经理麻俊昆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车队还将部分物资留在法国,以待来年再战。

  历史

  “达喀尔”的30年传奇

  1977年,一名叫泽拉.萨宾的法国人,在利比亚沙漠中迷失了方向,却被漫天黄沙所征服,被浩瀚神秘的非洲大地所震撼,看着眼前的一切,灵感突然降临在他的脑海:为什么不能举办沙漠中的拉力赛呢?回到法国之后,萨宾开始着手设计路线,提出了从欧洲出发,穿越沙漠,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结束的跨洲越野赛的构想。

  1978年12月26日,首次的巴黎-达喀尔越野赛从巴黎出发。每年一度的达喀尔拉力赛几乎成为一种精神象征,即使所有车手都是冒着生命危险在参赛,即使已有五十多人献出了自己的生命,即使它的完成率只有38%%,但在30年间达喀尔拉力赛始终未曾停下自己的脚步,驶往心中的玫瑰湖圣地。□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