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梦三四年

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

 
 
 

日志

 
 

林冲的死因  

2007-12-12 23:29:26|  分类: 社会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泊梁山豹子头林冲的死因很清楚,《水浒传》记载是患风病瘫了,留在六和寺中,武松看视,后半截而亡。电视剧说是因释放高俅被活活气死的。豹子头林冲出场何其轰轰烈烈,死的却无声无息。无论是病死还是气死,我都持怀疑态度。

在梁山泊所有有头有脸的干部队伍中,林冲是老革命了。他最早上的梁山,开辟了革命根据地,属于元老级人物。风雪山神庙之后,害得他有家难回,有国难投,一咬牙、一跺脚,在小旋风柴进的引荐下,上了梁山。空有一身本事,满腔壮志,却受了白衣秀士王伦那厮一肚皮的鸟气,屈居第四把交椅。他早就对王伦那厮怀恨在心,只待时机出这口鸟气。

机会终于来了。晁盖一行七人截取生辰纲,大败官军,费尽周折,投奔水泊梁山而来。梁山泊主要负责人汪伦对林冲上山就有提防之心,恐自己位置不稳,眼看又上来一群如狼似虎之人,肚子里怎能不掂量掂量?明摆着来抢班夺权的嘛。从自身利益考虑,理应将其拒之门外。就在这个关口,林冲从梁山泊健康稳定可持续发展的高度出发,勇敢站了出来(吴用的撩拨刺激也功不可没)。“林冲把桌子只一脚踢在一边,抢起身来,衣襟底下掣出一把明晃晃刀来(早有预谋),搦的火杂杂。”晁盖一帮人都在干什么呢?口里大叫“不要火并”、“休为我等坏了大义。”实际上是在拉偏架,挡住了汪伦的退路。“林冲拿了王伦,骂了一顿,去心窝里只一刀,喀嚓地搠倒在亭上。”按说,王伦的缺点就是心胸狭窄一点儿(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嘛),尚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赶下山也就算了,却被林冲割下了吃饭的家伙。可见,政治斗争是残酷的,是血淋淋的,来不得半点的温良恭俭让。

吴用是个典型的阴谋家,从血泊里拽过第一把交椅,按林冲就坐,叫道:“如有不服者,将王伦为例!今日扶林教头为山寨之主。”这分明是陷林冲于不义,好像火并王伦,就是为做山寨之主似的。林冲也是经过政治斗争考验的老同志,哪能不明白这里面的蹊跷,便把一、二、三把手的位置分别让给了晁盖、吴用、公孙胜,自己干当配角,做了第四把手。

就是这样一位为梁山事业立下卓越功勋的老同志,职务却一直没有得到升迁,反而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公开授衔的时,只排到了第六名的位置,甚至排在上山时间很晚的关胜之后,如此安排,令人“相当”困惑。当事人林冲本人也很困惑,再不济,咱也可以稳坐第四把手的位置,怎么没有进步,反而倒退了呢?这里面的原因和复杂,与林冲的死大有干系,我这里试着分析几条。

第一,关于英雄排座次的问题:梁山大业稳定之后,需要论功排位。这是一件最棘手,最难摆平的事儿。恰在这时,出了件怪事儿。天空霞彩缭绕,一个豪光耀眼的火球钻入地下。从地下挖出,原来是个石碣,双面都是蝌蚪文,众皆不识。一个姓何的牛鼻子老道站出来说认识这天书,前面是三十六天罡星,背面是七十二地煞星。水泊梁山三十六名高级领导,七十二名中层干部,人人榜上有名。众弟兄见老天爷早已安排好了,还有什么可争的呢?各安天命罢了。

这件事儿唬得了别人,唬不了林冲。林冲是什么人啊,曾经是东京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怎么也抵上东京军区作战部部长(起码正军级)的职务了。什么事儿没见过?他心里明白,这事儿的总策划是黑老大宋江,总导演是总参谋长吴用,执行导演是牛鼻子老道公孙胜,没准儿那个地主老财卢俊义也参与了这个阴谋。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你好我好他也好的时候没什么,一旦利益攸关,众弟兄不服反将起来,那麻烦就大了。如何才能摆得平呢?核心层领导成员在一起捏咕了很长一段时间,吴用提出了天降石碣的计策,公孙胜安排他的师兄师弟具体实施,做得天衣无缝,果然瞒住了众兄弟。林冲识破了其中勾当,却又不能明说,心里那个郁闷啊……

第二、关于学历和经验问题:林冲同志资格最老,一直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没有落草之前,林冲是卫戍区警备司令部的,专门保护最高领导人宋徽宗,直属中央军委主席高俅领导,是梁山水泊所有兄弟中地位最高的。能坐到此等位置,学历起码在研究生以上,你看人家写给老婆的休书,文采是何等斐然啊。咱们再看看林冲上面都是些什么人,第一任老大晁盖,虽然尊称为“托塔天王”,不过是东溪村的村长而已,交接了一帮子刁民流氓恶棍,抢了梁中书送给老丈人蔡京的生日礼物。如果抢了不义之财,分给穷苦老百姓,也还是豪杰所为,事实上他们全部分了脏,这就对他的英雄形象大打折扣了。第二任老大黑脸宋江,本是郓城县检察院检察员,这黑厮不遵守职业道德,执法犯法,私自给犯罪嫌疑人晁盖通风报信,触犯国家法度。因平时善于行贿,建立了一张庞大的关系网,重罪轻判。他还与土匪(如清风山之流)、水霸(如张横兄弟、李俊之流)勾勾搭搭,完全丧失了一个国家公职人员应有的素质。老二卢俊义,北京城的一个土财主,本来对梁山“贼寇”不顾一屑,被吴用那厮设计诓到水泊梁山,他还想着捉两个“贼人”献给朝廷。后被阴谋家吴用断了后路,老婆也大管家撬了,戴了绿帽子,本人被捕,梁山兄弟冒死救出,没有寸箭之功就做了常务副总的位置。老三参谋长吴用,本是一名乡村教师,以家教为主。说起来他也算是个知识分子,却不安心祖国的教育事业,专门研究兵书,还特别贪财,甘愿为虎作伥,是打劫生辰纲的积极组织者,主要策划者。老四公孙胜,是个不安分的牛鼻子老道,摈弃信仰,助纣为虐。老五关胜,依仗先人关羽的余荫过日子,上山晚,也没有建立什么丰功伟绩,典型的“摘桃子”派。

无论是凭学历、凭资历、凭本事、凭功劳,林冲都应该做一把手,起码也应该进入五大常委班子。可是,他始终被五座大山死死压着,才能得不到充分发挥,同志们对此心里都有数,谁也不愿意捅破着层窗户纸。

三、关于战功和护驾问题:咱们前面说过梁山泊草创时期林冲火并王伦,为后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林冲坐上第四把交椅之后,并没有只坐在办公室看看文件、在地图上比划比划,而是一直在第一线冲杀。三打祝家庄,遇到一块难啃的骨头一长青扈三娘。这扈三娘色艺双绝,轻易就将色狼王矮虎提脱雕鞍。后来追赶黑脸老大宋江,正待下手,被林冲截住。“两人斗了不到十合,林冲卖个破绽,放一丈青两口刀砍入来。林冲那蛇矛逼个住,两口刀逼斜了,轻舒猿臂,款扭狼腰,把一丈青只一拽,活挟过马来。”如果不是林冲舍身相救,宋江铁定成了扈三娘刀下只鬼——在这里插一句话,扈三娘也是个恩仇不分的女人,她本来已经打定主意归顺梁山,黑旋风李逵却把她一家不分老幼,尽数杀了,不留一个。如此血海深仇,她不仅不报,反而听从宋江的安排,嫁给了又矮又丑又没本事的王矮虎,宋江也只是拿她还个人情罢了——还回过头说林冲,很多战役都是身先士卒,指到哪里打到哪里。其他将领都有过吃败仗的时候,唯有林冲,没有失败,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林冲武艺高强,又懂战略,又懂战术,既宏观,又微观,他进了核心领导层,宋江往那里摆?

四、关于思想认识问题:这可能是林冲不能当龙头老大最关键的因素。他与黑脸老大宋江先生最大的分歧在于招安。林冲在首都任职期间,与中央领导打交道比较多,深知政治斗争的残酷性和复杂性。他之所以被逼上梁山,就是与顶头上司高主席产生了过节。高衙内看上了他的老婆,他当然不愿意戴这顶绿帽子。高俅于是设计陷害林冲,先是让负责押送的两名公安在野猪林结果了他的性命,被花和尚鲁智深所救;后来陆虞候火烧草料场,让他葬身火海,又恰逢他在山神庙避雪,躲过一劫。与高俅有如此血海深仇的人,怎么可能接受招安呢?和他持有同样观点的还有鲁智深、武松、阮氏兄弟、李逵等一干人。在这些人里面,他资格最老,威信最高,本事最大,很有可能把众兄弟给“忽悠”起来。如果让林冲进入核心领导层,与老大宋江发生争执,说不定一怒之下,再上演一场“火并宋江”,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啊,何况宋江这样老奸巨滑、深谋远虑的政客呢?即使不发生火并闹剧,林冲是个二杆子,什么话也说得出,什么事也做得出,宋老大上东京与宋徽宗的小蜜李师师勾勾搭搭,走情人路线,唆使浪子燕青使用“美男计”,这么卑鄙的勾当,林教头在民主生活会上提出来,大家面皮都不好看。伤害个人自尊心事小,重要的是会影响“招安”的既定方针。别看林冲平时不吭不哈的,一旦犟起来,六亲不认,特别是事关“招安”这样的大事,他一搅局,鲁智深等一干人跟着附和,就极有可能给搅黄了。所以,无论如何也要把林冲挡在核心领导层之外。

林冲同志是经历过严峻政治斗争考验的,又经过阶级斗争和人民战争血雨腥风的洗礼,对常委班子搞得这套把戏心知肚明。他火并白衣秀士王伦,是因为那厮心胸狭窄,嫉贤妒能。回过头来看,天下乌鸦一般黑啊,黑脸宋江何尝不是呢?只不过他的政治经验更成熟,玩弄权术更老练,手法更隐蔽而已。林冲同志是个原则性很强的老同志,即使对鲁智深那样的知己也不便把窝在心里的话全部讲出来,只能自己生闷气,实在想不开,就独自借酒浇愁,酒入愁肠愁更愁,块垒郁积于胸,越积越多,无法释放。人如果有了鸟气,是需要宣泄的,宣泄的通道堵塞了,就容易憋出毛病来。久而久之,高血压、心脏病、冠心病等等接踵而来,最主要的是还有重度抑郁症。梁山泊虽然有个神医安道全,但他擅长的是外科,对心理学一窍不通。林冲得的是心理疾病,又不能说,安道全也只能望病兴叹,林冲最终抑郁而亡。

综上所述,我研究的结论是:林冲是窝囊死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